• 陆骞泽孟忆安完结现言陆骞泽孟忆安字数4万弥留之际,孟忆安想起来自己这一生最大的错处大概是她不该嫁给陆骞泽。 她囿于一念执着,湮灭于一念执着。 他们两个,从那场惊心动魄的相遇开始便是错的,一步错,步步错。 在这场盛大又孤独的憾事里,没有人无辜,也无人可幸免。立即阅读微信阅读

试读章节目录

天明。

脱去一身华裳,换回素衣,孟忆安又出现在了雁玉斋,她两日不曾来了,书坊中已堆了许多事情在等着她。

虽然医生叮嘱不能劳累,要好好休息,不能生气,可雁玉斋是孟忆安的爷爷和父亲一手创下的,她觉得不能耽搁在她的手里,就算她命不久矣朝不保夕,她也一定要料理好雁玉斋的事情才能安心闭眼。

“小姐,陆先生来了,说在后厅等您。”

一只脚刚踏入雁玉斋的门,书坊里的伙计便将此事告知了孟忆安。

因着当年孟忆安嫁给陆骞泽时不曾宴请宾客,也不曾告知邻里,只有在孟府里做事的几个老人清楚,是以她和陆骞泽是夫妻的事情知道的人少而又少,书坊里雇来的伙计只晓得鼎鼎大名的陆先生与他们的老板看上去关系不简单,却并不知道是这般的不简单。

一听陆骞泽寻来了此处,孟忆安嘴角露出来一丝苦笑。

不用想她也知道,这人此番前来定然是要与她说离婚的事情,想必是林语梦已经等不及要做名正言顺的陆太太了。

书坊的伙计给陆骞泽泡了杯咖啡,眼下他正翘腿坐在太师椅上,一双眼盯着左边博古架上装咖啡的盒子,刀一样的目光像是要把那盒子看出个洞似的。

放在腿上的手微微收拢了些,他的眸光变了又变。

那盒子的模样他是见过的,就在他的好哥们杜文山的家中,那东西全上海滩除了杜文山的家中再也不会有第二份,当日他跟杜文山讨这东西时,杜文山没舍得给他,可如今,却出现在了孟忆安的书坊里。

他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现在又是什么关系?

……

孟忆安站在薄窗外隐隐约约看见坐在里面的陆骞泽,她还没想好自己到底该怎么做,他就又已经找上门来了,难道就真的…真的这般迫不及待地想要和她撇清关系吗?

深吸一口气,缓了缓自己的心绪,孟忆安暗暗告诫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情绪激动,她必须保持冷静,她还不能死。

轻轻推开门,若无其事地对上陆骞泽的目光,她淡淡地问道:“你是来说离婚的事情吗?”

陆骞泽不答反问,他神色不明的指着博古架上装咖啡的盒子:“咖啡味道不错,你从哪儿买的?”

顺着他手的方向看过去,孟忆安不以为然:“一个客人送的。”

忍住想要继续问下去的念头,陆骞泽倏地站起身,他借着身高优势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离婚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

连着几日没有好好休息,这一路过来孟忆安已有些疲累,听到对方不出她预料的问话,她慢慢坐在椅子上,给自己倒了杯茶,随后才在陆骞

...

阅读全文

作者

新人报道,请多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