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流华笙完结现言江流,华笙字数5万生死门中尘缘了,因果台上名姓消。 我还想……再试一次!最后一次…… 可华笙怎么也没想到,这最后一次的结果,疼得她肝肠寸断。 江流,我就快坚持不下去了……立即阅读微信阅读

试读章节目录

华笙神色依旧淡漠,浅声道:“神女莫不是重回天界,欣喜的失了神志?这般心性,还是寻药仙看看吧,免得重蹈覆辙。”

侍女闻华笙所言,忙走上前,作势给兮渃引路。

兮渃闻言,姣好的面容有些扭曲,脑中似有回忆起了七百年前自己经历的事情。

她一把拂开侍女尖声道:“华笙,你还真当自己是阿流的妻子了,别忘了……”

啪!

一巴掌,不带仙力的一巴掌狠狠的抽在了兮渃的脸上。

“我是东天界太子妃众所众知,你若是不认,便去天主面前问个清楚。刚刚凤钗之事,我不欲与你计较,但你需得记清了,不论你同他关系如何,也都该称他一声太子殿下!”华笙眯着眼冷睨着大放厥词的兮渃。

可心中,却是被那一声阿流弄得酸涩不已。

他,从不允她唤他这两字,便是江流,也是她一人强求!

“你竟敢打我!华笙,你可知那凤钗是阿流送予我的,在他心中,我才是他的妻!”

华笙闻言心中一堵,袖口内的手猛然攥紧:“还不将神女送去药仙那儿!”

“谁敢!”

寒凉的声音自不远处响起,紧接着,众人让出一条路,江流不疾不徐的度了过来。

“阿流,我不过是戴了你送我的凤钗,她竟是毁了它,还打了我!”

兮渃瞧见江流像寻到了主心骨忙小步投进了他的怀中,低声哭诉着。

众人神色奇异,江流好似没瞧见般,手落在兮渃腰间,揽着人走上前,睨着华笙:“谁给你的胆子动她?”

华笙闻言心口酸胀,江流为了兮渃,竟是连七百年来做出的恩爱模样都不要了么!

深呼了一口气,华笙抬眸看向他,轻声道:“凤钗之事,是她过了,我不过……”

“凤钗是本殿下送她的。”

一句话,江流堵住了华笙解释的话。

她怔怔的望着江流,神色悲戚。

忽然,华笙整个人却是被一道仙力掀飞,重重摔落在地,一口鲜血涌上,重咳出声。

众人的目光射向江流怀中出手的兮渃,噤若寒蝉的等着江流的态度,心中却是神思各异。

要知道,华笙是北天界战神的女儿,更是如今北天界之主,今次竟是这般柔弱,随便一击便狼狈至此?!

“这是你欠我的!”兮渃从他怀中冒出头来看向华笙此状,眼底划过抹诧异,却不耽误其中的讥讽。

江流也是没有想到兮渃会出手,眉心微微一蹙,但很快便恢复如常。

一旁的侍女忙上前将华笙扶起,满目担忧:“天主,你怎么样?”

华笙撑着无力的身子站起,手捂着胸口,心内一片惊愕。

...

阅读全文

作者

新人报道,请多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