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苏雅晴秦子泽完结现言苏雅晴,秦子泽字数5万年少轻狂的时候,苏雅晴犯了个错,至此赔完一世幸福。 她绝望地问:“你真的不能原谅我吗?” 秦子泽决然地回:“你在我这里,判了死刑。” 可当苏雅晴真的死了,尸体躺在太平间,他却魔怔了。 “躺在这种地方,你也不嫌晦气?别玩了,起来。”秦子泽推了推苏雅晴的肩膀,“你装尸体一点也不像。”立即阅读微信阅读

试读章节目录

深夜,大平层视野开阔的落地窗内,黑暗一片。

车灯霓虹时不时闪过,映在靠坐女子痛苦苍白的脸上。

她拼命捂着耳朵,想阻止隔壁主卧传来的靡靡之音。

可是没用,那些声音反而因为黑暗而更清晰。

苏雅晴说服自己要习惯,丈夫带着别的女人登堂入室,这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

从新婚夜开始就是如此。

“我姓秦,秦冀的‘秦’。”

“跟你结婚当然是为了让你生不如死。”

“我对你,没有一分一秒是真的,因为你不配。”

……

一想到那个从天堂坠入地狱的夜晚,苏雅晴就觉得骨子里都沁出冷,需要一些热的东西暖暖。

她抖着手,从抽屉里拿出美工刀,挽起衣袖。

洁白的手臂上,疤痕交错。

看着鲜红流出来,苏雅晴脸上露出得救般的放松。

一声高亢的尖叫传来,预示着隔壁云歇雨收。

苏雅晴已经熟练地给自己上药包扎好,将装着血液的玻璃瓶放到柜子里。

那里面已经有几十个这样的瓶子,整整齐齐摆放着。

隔壁终于没了动静,苏雅晴起身,出了房间。

她没有开灯,慢慢移着步子。

“听够了?感想如何?”

蓦地,黑暗中响起充满讥嘲的凉薄之语。

苏雅晴一惊,“砰”的一声,膝盖撞到了茶几角,忍不住痛呼出声。

秦子泽倚在门框上,淡漠的目光扫过来,皱眉道:“闭嘴,别吵到小曼,她明天还要走秀。”

“人家还没睡呢!”贺曼随意地披着睡衣,窝进秦子泽的怀里。

裸露在外的吻痕和面上残存的妩媚春意,像针一样刺痛苏雅晴的眼。

她撇开脸,就要走开。

秦子泽嗤道:“进去,不要管这种扫兴的女人。”

“人家真的不介意啦!”贺曼娇嗲道:“有你老婆听床角,玩起来更刺激,不是吗?”

字字句句都是挑衅。

“也是,她都不介意,你介意什么?”

秦子泽笑得轻佻,眼神轻视。

他老婆?笑话。

贺曼手指卷着男人睡袍的腰带,嘟囔道:“对了,我的助理病了,一时半会找不到合适的,明天走秀肯定手忙脚乱……”

“这里有个现成的。”秦子泽薄唇一掀,看向掩藏不住痛色的苏雅晴。

而苏雅晴再也听不下去,快步走向洗手间。

被她无视,秦子泽不由心头火起,冲上前一把攥住她。

“苏雅晴,你聋了还是哑了?”

苏雅晴倏地咬唇,他刚好抓住了她的伤口。

“听到了吗?明天给贺曼当助理。”

...

阅读全文

作者

新人报道,请多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