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读章节目录

阴暗的地牢,冰冷的石床。

任谁也想不到失踪数月的婧皇之女,枫国的公主、阙箜宫圣女此刻就躺在这个昏暗的地牢里。

眼窝深陷,苍白的面色,唇泛青色,裸露的身体上布满了恐怖的伤痕,流出的血水有黑有红,甚至有的带出一丝淡绿。

令人头皮发寒的是,如此伤势之下,那双眸子却亮如繁星,透着浓郁的生机。

吱呀……

石门被推开的声音传来,石床上那副残破的身躯剧烈的抖了起来。

“很好,你又撑过一天。”

高大的身影靠近,狭长的眸子微微下移,像是欣赏奇珍异宝般扫过一条恐怖的伤痕。

“没想到天星草居然能化碎骨毒,这倒是让本尊有些意外。”

婧玥眼底痛楚难平,开口哑声道:“杀了我!”

“杀了你,本尊去何处寻找这等优秀的试毒活体?”男人摇摇头道。

这段时间以来面前这个手段狠辣的男人在她身上连试了数十种毒药。

却偏偏又封了她的灵力,加上天生净骨可化百毒,只能生生受着这极致的折磨。

央浅墨无视婧玥眼底涌起的泪意,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捏起她的下巴,疼惜的道:“又瘦了,看来我天魔府的饭菜不合玥儿的胃口。”

他俯身下去,眼底闪着浓郁的讥讽,幽幽的声音飘进婧玥的耳中:“你不是一直想嫁进我天魔府做本尊的妃子吗?吃不惯我天魔府的饭菜日后咱们如何长长久久?”

“为了做本尊的女人你处心积虑陷害情儿,甚至将情儿推下封妖崖,重伤昏迷至今未醒。”

婧玥痛苦的闭上了眼睛,稳住剧颤的身躯,咬着牙道:“燕情儿不是我害的,她是自己跳下去……唔!”

话没说完,尖瘦的下巴被狠狠的捏住,眼底映出央浅墨那张暴怒的脸:“事到如今你还污蔑情儿,婧皇的女儿都没男人要么?机关算尽就想做本尊的女人?”

两行热泪顺着脸颊滚落,身体上的疼痛再难以忍受,都不如这句句诛心的话让她更痛不欲生。

这时,一条拇指粗细的黑色小蛇突兀的盘在了央浅墨修长的手指间,他爱如珍宝般细细抚摸片刻,居高临下的盯着那张毫无血色的脸,勾唇冷笑道:“这可是本尊折损了数十位魔兵才捕获来的玄冰霜蛇,枫国公主,只要你能撑过去,本尊愿大发善心,施舍你一个妃位!”

语毕,屈指一弹,玄冰霜蛇落在那副残破的躯体上,眼底凶光大盛,张口咬了下去。

“啊……啊……!”

室内响起凄厉的尖叫。

那具满是伤痕的身子瞬间覆盖上一层薄冰,冰寒化刺,沿着毛孔与那些裂开的伤口全部渗

...

阅读全文

作者

新人报道,请多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