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读章节目录

林音桐感觉一阵剧痛,口中一阵腥甜,直接吐出来一口鲜血。江文卿这一剑落下,力道十足,直接刺穿了她的肩膀。

当刀剑拔出的那一刻,她才终于看清楚,眼前这个她拼了命守护,如今已经成为帝王的男人,是真的容不下她,是真的要杀掉他们的孩子。

身边的几个太监,见状立刻上前去将林音桐拉开,小男孩受到了惊吓,此刻已经晕了过去,倒在地上。

江文卿拖着剑走过去,一脚踩在了小男孩子的胸口。

“你说什么?林音桐,你如今竟然如此的厚颜无耻,竟敢妄言他是朕的孩子?呵呵,笑话,真是天大的笑话,既然你这么在意他,那就交出解药,否则的话,我立刻命人将他剁了去喂狗!”

“不要,杀了他,你会后悔的,江文卿,你一定会后悔的!”

“所以,解药,交还是不交?”说着,江文卿作势脚下就要用力。

“不要,好,我给,我给你解药。”林音桐挣扎着朝着小男孩爬过去,一只带血的手,抓住了踩在他身上的那只脚上。

她的力气很小,但江文卿终是嫌弃的将脚收了回去。林音桐趁机将小男孩护在怀里。

“你终于还是承认是你下的毒了!”

“是,是我下的毒,所以,解药我有,但请陛下放过孩子,只要陛下答应,我就给你解药。”

“林音桐,你以为你配和我谈条件?”江文卿不屑的看了她一眼,满眼嫌弃。

“陛下,答应还是不答应?”

“好,不过是个孽种而已,你愿意留着,随你!”江文卿虽然不情愿,但是为了澜儿,还是答应了下来。

林音桐看着他,心中一阵凄凉,颤抖着将袖口里的一个小瓶子丢了出来。

小太监见了,立刻捡了起来,递给了江文卿。

江文卿拿到小瓷瓶,看都没在看林音桐一眼,直接转身大步离开。

“阿卿,地灵笑入体,第一日血黑,第二日血白,第三日身亡,你的澜儿中毒几何,你当真知晓吗?”

江文卿听了,停了一步,随后继续迈开步子出了冷宫大门。

林音桐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忍不住就哭了,哭着哭着就笑了……

众人散去,冷宫终于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林音桐低下头去,用脸贴在还在昏迷的小男孩的身上,瞬间一张苍白的小脸,染上了一丝惊恐。

“还儿,还儿,你怎么样了,你不要吓娘亲啊!”林音桐惊慌失措,赶忙跑到一旁的柜子前,颤抖的断手费力的拿了药出来,用嘴喂给了小男孩。

看着小男孩的脸上,渐渐恢复了一丝红润,她才终于放心下来。

接着她用嘴巴将内衣的布料扯开,将手上的伤口绑。筋脉已断,她的手现在完全使不上力气,若不是她体质特殊,恐怕这双手,以后便完全废了

...

阅读全文

作者

新人报道,请多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