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读章节目录

相国是一个精明人,在大小姐出事后立刻到殿前负荆请罪,表明对皇上的忠心,还交出了一部分权力,而君墨倾最需要相国的支持,所以对相国府不会有大动作,母女情深,最是难以割舍,要逼玉倩玲出来,君墨倾便从相国夫人身上下手。

这是一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

很快,玉倩玲就知道母亲被带走的消息。

她体内的鸩毒还没有排尽,虽然不至于死亡,可她五脏六腑,都受到了很大的损伤,所以连日躺在床上。

瞒着十七爷,她艰难地下了床,换上婢女送来的干净衣裳,去见君墨倾。

大殿前,她的身影被数十个锦衣卫围着,只咬牙坚持着站立,满目凄凉,想大笑一场。

从宫墙外提着气踏过树枝,落到他的殿前,不过是为了,可以见他一面。

她的武功暂时被废了,这几乎用了她剩下的所有力气,哪怕下一刻就是死亡,她一定要说出真相。

清冷的气息夹杂着女人的茉莉香气飘出来,玉倩玲的目光落在君墨倾和玉梓嫣身上,华衣叠影,富贵雍容,两手温柔相执,竟是说不出的缱绻情深。

而站在君墨倾身边,母仪天下的女子,本来该是她。

“总算是来了么?看来叱萝将军还有一些良心,不会为了情郎连自己的母亲也不顾。”

君墨倾嘴角勾起,眼眸却冷寒到了极致。

只有她一个人,看来是为了保住情郎,她也是一个有心人呢。

玉倩玲看着他,双眼灼痛,“我一来是为了换我的母亲,二来是告诉你,那些事不是我做的,而是你身边的这个女人。”

她指着玉梓嫣,“她才是真正的狼心狗肺之徒,只要你给我一点时间,我就可以证明。”

玉梓嫣“哎呀”一声,就往君墨倾怀中倒,手扶住额头,“皇上,臣妾做错了什么,要被姐姐这样诬陷?”

“够了!你以为朕会信你一面之词,你诬陷朕心爱的女人,当今的皇后,罪加一等,明日即行绞刑。”

她吐出的是戳心的事实,可听在君墨倾耳中,却是一个笑话,这样一个恶心至极的女人,他恨不得立刻处死他,可他还要给君辰朔一点时间,两个,他都不会放过。

玉倩玲身体僵住,大脑一片空白,整个人都像是被撕裂。

再也支持不住,瘫倒在地上,胸口一扯,呕出一口鲜血,红衣逶迤,血似梅落。

“塞边月,漫漫黄沙,尘归尘。”

“今我来矣,旧人曲,笑春秋。”

“与君欢,昏罗帐,不应战鼓,三更梦。”

君墨倾携玉梓嫣的手离开,听到身后传来如泣如诉的《倥偬歌》,心中前尘旧事翻涌,微微战栗了一下。

这是一年前,敌方来袭,他们在帐内偷欢,任性一次,不去应敌,三更之后,敌军杀到阵前,二人

...

阅读全文

作者

新人报道,请多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