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读章节目录

玉倩玲找了一圈竹屋,以及附近,第一反应是,君墨倾逃了。

他拥常人难以企及的地位和富贵,又怎么会甘心被囚禁在这里?

她冷笑,绑紧了鞋子,长剑入鞘,沿着通往山下的小径追去。

他被她下了蛊毒,即便回到皇宫,又能如何?还不是要任她摆布?

只是,他还是一个统治者,她不能放他回去,指点江山。

到了山脚,立刻修罗门门徒迎上来,“坛主,出什么事了吗?”

玉倩玲拧起眉头,冷声道,“君墨倾逃了,你们这么多人防守,难道就没有一个人看到吗?”

属下面面相觑,立刻跪下道,“坛主饶命,属下确实没有看到有人从这儿离开,属下每时每刻都在提防着,连一只苍蝇,也不要想飞出来。”

“好好看住这里,一有情况,立刻飞鸽传书,往去京城的方向。”玉倩玲招了数十名门徒跟随,吩咐道。

正要离开,忽然有人惊讶道,“坛主,皇上……皇上似乎在那儿。”

玉倩玲顺着她的手指看去,只见另一座山腰的悬崖上,一个人影正艰难地攀在上面,似乎在采什么。

她皱了一下眉头,向那边悬崖赶去,悬崖上的那个身影似乎体力不支,一脚踩空,坠落下来。

玉倩玲心微微一紧,加快脚步,等赶到悬崖底,却见君墨倾倒在地上,艰难地挣扎着,无论如何都爬不起来,地上有一滩呕出的血迹,他的手中,还拿着一支千年何首乌。

看到她,他苦涩一笑,“知道么,我一点也不希望,让你看到我这样无能的样子。”

“你这是做什么?君墨倾,我可不希望你在我面前耍什么心思。”

玉倩玲居高临下,眼神睥睨。

他现在不过是一个废物,他还能如何?

君墨倾看了一眼手中的何首乌,叹一声,“你身子不好,服用这个好得快一些,现在蛊虫已经在我的体内,只要你好好养着,是会好起来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武功也不要再练了,就算你什么都不会,也可以轻易地杀了我,所以,不要再委屈自己。”

玉倩玲心中似乎浮起一丝复杂的感觉,转而被她压制了下来,她眯起眼睛,冷笑,“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感动,从而放过你么?你想得太天真了,不管你做什么,都改变不了你的结局。”

君墨倾摇头,“不,这是我的真心实愿,我也只是力所能及,玲儿,你把我扔在这儿没关系,可是这个东西,你一定要带走。”

他举起千年何首乌,眼眸带着一丝渴求,目光却逐渐地涣散了下来,手垂下,合上了眸子。

“君墨倾……”

玉倩玲皱起眉头,她讨厌看到他如今这样为她赴汤蹈火的模样,她不会感动,永远不会。

一只鸽子扑棱棱地落在竹屋旁,玉倩玲取下信,展

...

阅读全文

作者

新人报道,请多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