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昭夕程又年完结现言昭夕程又年字数5万人理所当然的忘记,是谁风里雨里一直守护在原地。 昭夕守护挚爱十年,却敌不过余霏霏一句:我想你。 昭夕觉得程又年最残忍的是,明知她深爱着他,却堂而皇之的走到她的面前,告诉她,他要和她离婚,娶别的女人……立即阅读微信阅读

试读章节目录

昭夕循声看去,走廊处,老人两鬓花白,慈爱地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她的鼻尖一酸,苍白的唇微张:“爷爷。”

“你受委屈了,孩子。”程国涛由衷道。

昭夕喉咙像是卡了一根刺,说不出话来。

以前她是昭家二小姐,连泪都不曾落过,根本不知道委屈是什么。

如今,她选择了所爱之人,吃尽了苦,受尽委屈,已经习以为常。

过后,程国涛数落了程又年一顿,说他不该鬼迷心窍为一个离了婚的女人责怪无怨无悔追随的妻子。

程国涛还调查了车祸,根本就是余霏霏自导自演的。

程又年知道后,却一句话也没说。

昭夕了解程又年,余霏霏故意制造车祸,他不可能全然不知,只是选择了漠然。

余霏霏说的对,程又年爱一个人,绝不会让其受委屈!

昭夕的心里涩涩地。

……

接下来连续一周程又年都没有回家。

昭夕在医院做化疗,陆衍陪在她的身边,眼看着她一头漂亮的长发被剪落在地,眼底满是心疼。

“我是不是很丑?”昭夕靠着枕头问。

“你是最美的小姑娘。”陆衍温柔道。

小姑娘。

昭夕眼中闪过一抹霞光,很快便消失了:“陆衍哥,你能帮我买一顶假发吗?最好是和我原本的头发一样。”

她不想又年看见她如今丑陋的样子。

“好。”陆衍知道她在想什么,不忍心拒绝。

下午,昭夕将买来的假发戴上,又画了个淡妆,遮盖了脸上的苍白,几乎看不出来是做过化疗。

陆衍开车将昭夕送到了家,贴心地将自己脖子上地围巾给她戴上:“天气冷了,注意身体。”

“嗯。”

昭夕等他的车走后,这才进别墅里。

大厅里的气温冷寒,她踏进去,一眼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的男人。

这么久没回来,她以为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浪够了?”

冰冷且肮脏地字眼从程又年的嘴里吐了出来,像是一盆冷水朝着昭夕迎头浇下,她燃起的一抹光亮瞬熄。

程又年看她不说话,心底的火蹭蹭上涨,他几步朝着女人走过去,轻易就将她按在墙上,贴着她耳后:“我才几天没回来,就和那个律师搞上了?你就这么欲壑难填?”

昭夕听着他的话,心底凉了又凉,牙槽紧咬:“我和陆衍是清白的。”

程又年听后双手直接钻进了她的衣服里面,她的身体不由一颤,想起

...

阅读全文

作者

新人报道,请多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