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苏言陆启明完结现言字数0时隔六年,分手竟然在单位再见。前男友成了她的医生主任,她被指定成了前男友的实习助手??? “陆主任,你们认识?” “见过,但...不熟”既然不熟?三年感情竟然换来一句,不熟? “那么,陆主任不如考虑换个人做您的助手?” “苏医生是担心胜任不了?那不如考虑辞职不干了好!”“....“我是看陆主任的小姨子很喜欢这个助理的位置...” “真难得,你倒挺替我着想,但怎...么办呢?我就偏不想全了你!” “你....陆启明,你对我尊重点,我已经结婚了!” 对,她结婚大半年了虽然她对她的丈夫一无所知。 “苏言,你口中一无所知的丈夫,是我!” 她勃然大怒:“我要离婚!!” 他却不以为意,淡淡一笑,“不急,说好的床上三百六十五式,差一式都不离!” 所以她要想离婚,还得陪他把这三百六十五个床上小花招全部试个遍?立即阅读微信阅读

试读章节目录

“薛秉,去买盒避孕套来!”

“是!”

薛秉领命,不敢耽搁半分,以最快的速度,下车,直奔最近的超市而去。

诺大的车里,只剩下楼司沉和暮楚。

她的喘息声,在封闭的空间里,显得越渐急促,粗重。

“再忍忍。”

楼司沉沙哑的声线,沉了好几度,凑近在暮楚的发丝边,轻声低语着。

那一瞬,暮楚仿佛嗅到了楼司沉身上那特有的味道,她难受的哼吟一声,绯色的脸颊情不自禁的朝他偏了过来,柔软的红唇若有似无般的碾过他敏感的颈项,厮磨过他性感而坚硬的喉结。

暮楚能清楚地感觉到,喉结在她吻下去的那一瞬,快速的滑动了一下,且变得更加硬朗了些。

楼司沉难受的闷哼了一声,“再等等!”

他没伸手碰她,一是因为她身上伤痕太多,他怕一个不小心就弄疼了他。二是怕自己一碰,就一发不可收拾。无论是他,还是她!

可他不碰,不代表暮楚就会乖乖的。

一沾上他颈项间的皮肤,被药物侵蚀的暮楚整个人就像久旱遇了甘霖一般,软绵湿热的红唇,顺着他的颈项,沿着他性感的喉管,迫不及待的就往上朝着他的薄唇探寻而去。

暮楚细碎的吻,如密雨般,凌乱的落在楼司沉的腮间,许是因为被蒙了眼的缘故,却迟迟找不到他的薄唇。

楼司沉湛黑的眸仁里,墨色浓重,情潮微涌。

低眸,看着她的红唇在自己的腮间心急的探寻着,他微微沉了眸色,目光灼热,下一瞬,低头下去,主动而猛烈地攫住了她那双诱人的樱桃小口。

热潮,一瞬间在两人相交的檀口间弥漫开来。

两人似渴望了许久一般,唇舌肆意的缠绵着,尽情的攫取着对方的味道,却仿佛是,怎样都不够,只想要在对方的深吻里,唇舌间,索要更多,更多……

这会儿,药物已经彻底将暮楚所有的理智全数吞噬,她激烈的迎合着楼司沉落下的深吻,而两只手却早已迫不及待的朝他的腰间袭击而去,鼻间传来阵阵难受的哼吟声。

此时此刻的她,只想要!

只想要发泄!

只想要……深深地占有跟前的男人!

暮楚的手,落在他腰间的皮带上,一顿胡乱的拉扯着,越急越乱,越乱越解不开。

楼司沉被热汗浸湿的大手,蓦地覆在了暮楚迫不及待的小手上,扣住,他沙哑的出声,“别急!薛秉买避孕套去了……”

他说过,他再也不会打没有准备的战!哪怕一次,也不行!

暮楚的手被他捉住,又听他说不急的话,她一下子更着急了些,眼罩下的双眼都不觉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粉红色水汽,她有些气恼的去挣他扣着自己的手,“……我要!”

她难受!

难受极了!

感觉自己像一个被热火充满的气球,若不再把这团火气发泄出去,她不是被

...

阅读全文

作者

新人报道,请多关照